主农里长选举生波! 1048:1049  1票之差验票 翻盘

图:刘冠宏表示,他连续担任里长工作近卅年,每次选举均清清白白,光明磊落参选,里长得票数是经由选务工作人员公开唱票、计票统计后经选委会公告,选务工作人员经甄选合格后聘任,其能力无庸置疑,深具公信力,实非候选人所能改变。(本报资料照片)

邱惠敏提当选无效之诉 重新计算后法院判刘冠宏当选无效 若确定将抽籤
去年十一月花莲市主农里长选举,一票之差落选的邱惠敏,提出刘冠宏当选无效之诉,花莲地方法院验票后,发现第卅八号投开票所多出一张问题票,重新计算后为同票,法院判当选票数不实,宣判刘冠宏当选无效。如果本案判决确定,两人将由选务机关办理抽籤决定。
第卅八投开票所 多一票
邱惠敏提诉主张说,她得一○四八票,刘冠宏得一○四九票,但第卅八、卅九、四十等三个投开票所,应遵守选罢法第五十七条第五项暨施行细则第卅三条规定,进行公开、公正之开票程序,且应有各候选人之支持者在内之多数民众在场检视开票过程,惟开票当天第卅八投开票所经选务人员公开唱票结果,原告得票数为四百○七票,被告得票数为四百一十票,结束里长选举开票作业,并业经确认票匦无任何选票后,选务人员随后才办理公投开票事宜,讵该投开票所当晚呈报给花莲县选举委员会之得票数,被告却凭空多出一票而为四百十一票,而成为当选人,然该票係来自第卅八投开票所非经公开唱票,亦非出自票匦,属有问题的选票,不可计入被告之得票数。
且第卅八投开票所中里长选举之无效票并非于唱票当场由主任管理员会同主任监察员为之,显然违反中选会印製之一○七年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及全国性公民投票投开票所工作人员手册之规定。
另二个投开票所亦有选务人员于开、唱票作业,有明显错报之情形,且多次发生唱票与计票速度不一致,造成票数与计票票数不符,以及唱票方式有混淆、交杂「喊暂停」之指示,造成选票漏计、误计、混淆、少(多)计之情形,亦有若干无效票之认定存在重大瑕疵(例如:其选票因有印泥污损而导致无效票之认定,惟仍能辨别为係使用选委会所提供之圈选工具予以盖印及圈选何组)。
适逢九合一选举 选务混乱
且本件选举适逢九合一选举,投票过程冗长,计票作业完成逼近午夜,开票人员精神已疲惫,造成选务工作混乱,自无法排除亦有其他认定选票效力不当或计票错误等人为疏失可能,于此不公之前提下,导致原告以一票之差落选,自属「当选票数不实」之範畴。
该投开票所诸多程序瑕疵
法院勘验选票结果,第一张争议票既圈选原告又圈选被告,应依选罢法第六十四条第一项第一款规定属无效选票。而第四张争议票部分,原告圈选栏上虽有属于方形印泥之污损痕迹,并非客观上显可认定係盖章之印文痕迹,且其上并无「签名」、「盖章」、「按指印」、「加入文字」或「符号」情事,非属选罢法第六十四条第一项第五 款规定之无效票情形,且其上之二号候选人号次上方空白格内,确有圆形圈选工具之印痕,足可辨别投票人係圈选二号候选人,又上面方形之印泥痕渍所在位置,并未达到污染选举票致不能辨别所圈选为何人程度,有无撕破致不完整情事,应认为有效票。另有多发一张空白选票的情况,不排除该选票是投给被告,该投开票所选务有诸多程序上的瑕疵。
花莲地方法院判决指出,第卅八投开票所主任管理员王祐谦具结证称,当时有整票员计算之票数比原来计算之票数多一票,因此最后之结论以整票员及计票员计算之票数为準,原先记票时被告得票数为四百一十票,整票及计票四百十一票。发现上开情形时,管理员向伊反应,然而当时已经记票结束,堪认第卅八投开票所于开票时确有原告所主张原先记票时被告得票数为四百一十票,嗣后整票、计票时被告得票数变更为四百十一票之情事。
花莲地方法院说,被告于第卅八投开票所实际得票数,应扣除第一张争议选票,即四百一十票;原告于第卅投开票所之得票数仍为四○七票。则至此两造分别在三个投开票所所得票数,应均为一○四八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