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八嘎囧」世代

最近网路兴起一种对「八家将」的奇特嘲讽,时不时就会有一堆奇怪的文章出现嘲笑「八嘎囧」。

其实就我的观察,在工地的八嘎囧和这些网路上说的完全不一样。怎幺说呢?工地的八嘎囧是来打工的。也可能因为我一直待在工地现场,遇到的这些八嘎囧和远远地看不大相同。

我对八嘎囧的定义是:会去宫庙参加活动,跳阵头或是参与阵头活动。

先说年轻工地八嘎囧的几个特色:会集体行动,有漂亮机车,随便吃,常落跑,说话要用「亏」的。

首先是集体行动。会来工地打工的年轻八嘎囧,通常做的是一些「集体」的工作。他们不会单独一个人在工地现场,大多数是三三两两结伴一起,做的是可以边做边有个伴的工作。例如在大拆屋工地,三、四个八嘎囧敲敲打打,或是搬砖、搬垃圾重物等,这种工作很随他们自由发挥,他们也乐得和同伴一起拆屋、搬运。或者是土方出土时的洗车工作,两个人拿着高压水管往货车轮胎和道路洗呀洗呀。总之,年轻的八嘎囧一般来说都是一个带着一个来,工资不大高,但因为通常是整天,薪水也会有个千余元。不管做什幺,都会用手机或是什幺小喇叭放乐团「玖壹壹」。日子也就这样和同伴过了。我身边很多八嘎囧都是在工地忙着忙着,然后假日再去宫庙玩。

再来是机车漂亮。年轻的八嘎囧来工地现场几次后,通常对衣服就不大要求了,很可能穿着OO宫XX庙的宽鬆T,或者是旧衣服,下班有事的会在机车里面放「真正下班要穿的衣服」,下班后水沖一沖换上衣服就跑。但无论如何,他们的车子都很乾净漂亮。每一台看起来都精心照顾,就是那种每天下班必定洗车上蜡的样子。另外一点是他们通常不会直接买旗舰机车,例如YAMAHA好了,他们对「劲战」嗤之以鼻。同样存或花十万,他们会用七万买「CUXI」或是「RS ZERO」、「BWS」,然后花两万去改车,一万贴名字贴纸和加一些紫色、绿色、金色配件,有的还会把女朋友的名字印上去。宁可这样,或者是买二手的来改,也不要直接花十万去买「劲战」。很多年轻八嘎囧上工时用拍机车和背景打卡,下工时面对夕阳再打卡。机车的油门线上面还会绑着跟宫庙求来的平安符。

然后是不在乎食物。这是观察年轻人和老人的关键点。年轻八嘎囧来工地现场通常有得吃就好,不大挑食,排骨、鸡腿、焢肉,边挑边抱怨吃腻了。有菸抽、有饮料喝, 对他们来说比便当重要。但菸酒这种事情就看工作和人了。有的死也要喝、死也要抽,有的意思意思一下。很有意思的是,不管是做啥的,他们都很喜欢集体订饮料或是鸡排,饮料都喝无糖绿茶或是青茶,如果有啤酒更欢喜,让我们这些管工地的后来都懒了。如果工地旁边有香肠摊什幺的,他们也常会跷头跑去买,然后围着摊头剥大蒜。

「落跑」其实发生在所有工地现场重度劳动者的身上。但是由于八嘎囧通常是年轻人,下了班还有体力到处把妹唱歌、骑车吃烧烤,结果有时候玩到睡死了真的起不来,有一些则是因为心情不好就不来。不过和其他年轻学徒比较不同的是,通常八嘎囧还会在工地为了细故而吵架,然后人就跑了。发生这种事情我得去关心一下,免得他们会带人回来吵架呛声。有时候则是跑了过几天后,自己没事回来。也有的时候是女朋友来工地陪着工作或等着下班,这种情况,我们会要包商头放他休息。

「亏」,其实是一种说话方式,不管年轻的、老的都适用。比如说发现错误要他们改正,一般来说都先用亏的来处理。不要直接硬碰硬地要求,那很可能会造成摩擦。例如要他们资源回收,直接开骂是笨蛋行为。你改成说这些做垃圾分类,可以让旁边的低收入户晚上拿去卖钱,他们就会乖乖地把宝特瓶压好压扁。有的动了慈心,还会动手去帮忙整理。或者是他们做错了位置要改,这时候要说:「都是师傅了,还考我有没有来监工哟!」他们就会笑骂说:「三八啊!」马上改。如果一开口就说他们做错,很可能晚点就会找你呛声。

年轻八嘎囧还有一个特色:他们通常不会主动告诉你庙会要出阵头去,只会说要请假找朋友。老一点的八嘎囧不同,会很认真地告诉你哪间庙的哪个主神生日。

说说老八嘎囧。在工地的老八嘎囧分两种:一种是老婆在身边一起做的,和老婆不在身边的。

老婆在身边的通常会有自己专注的技术,也已经出师或是半出师状态。工地有老婆一起工作的,通常稳定度很高,不大需要担心会出什幺乱子。这种的一般会包下部分工作,例如瓷砖、泥作、水电、油漆或是木工,通常以家庭为单位。这些师傅们一家人来,心也就稳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