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女校长结拜金兰齐行善‧资助穷学生收养4儿女(槟城19日讯)一对同姓又同心的庄姓结拜姐妹,前后担任协和小学的校长期间,不但替许多家境清寒的学生缴付学费,同时还合力收养了4名儿女,把他们养育成人。在协和小学的师生眼中,她们是贫穷学生的天使,在收养子女的眼中,她们是母爱源源不绝的“大爱妈妈”。这两名爱心洋溢的前校长分别为该校已故第十一任校长庄琼珠,以及目前90高龄的第十二任校长庄安然。助养收养学生献母爱庄安然虽不曾结婚,但她不仅桃李满天下,而且也“子女满天下”。她在任期间,通过助养与收养的方式,为许多学生献上“母爱”。庄安然在协和小学掌校21年,并于1979年退休。由于拥有比别人细腻的观察力和无限的爱心,她让许多贫困的孩子有机会接受教育,可谓是贫穷学生的天使。而曾受她恩惠的学生,至今仍对她那和譪笑容念念不忘。阔别33年,目前已移居新加坡的庄安然重返协和小学,与当年的师生相聚。她的身体依然健壮,且思路清晰,她收养的4名儿女也非常孝顺。带狮城孤女返槟教养庄安然的次女庄以斌陪同她接受《》专访时,道出庄安然收养她的经过。她说,她来自新加坡一个书香世家,父亲是校长,母亲是教师,但父母早逝,家中经济陷困。当时,庄安然为了筹募协和小学的扩建基金,与庄琼珠和一些教师到新加坡筹款,因此遇上庄以斌。“妈妈得知我的苦况后,毅然决定收养我,把我带回槟城,让我接受教育,改写了我的命运。这恩惠何其大,我毕生难报。”坐在一旁的庄安然忆述:“当时我到他们家作客,一名小女孩突然爬过来,抓着我的裤脚,嚷着要我抱她。”她笑说,是以斌选择了她,不是她选择了以斌。“由于同情以斌的遭遇,我决定伸出援手,把她带回槟城,当成亲生女儿般抚养长大。”让穷学生上学改命运据了解,庄安然及结拜姐姐庄琼珠一共收养了4名孩子,即3女1子,其中两名是庄安然弟弟的孩子,而以斌的名字则是庄琼珠所取。此外,两人通过助养方式,让许多穷学生可以继续上学,藉由教育改变命运。庄以斌形容,庄安然和庄琼珠是他们兄弟姐妹的恩人,为了区分两人,她从小称呼庄琼珠为“妈咪”,称呼庄安然为“妈妈”,不过,“妈咪”在3年前离世了。“妈妈和妈咪让我们在一个温暖的家庭中成长,虽然不富裕,却让我们接受最好的教育。没有妈妈和妈咪,我们不会有今日的成就与美满的生活。”有教无类一生奉献教育曾与庄安然共事,并娶了庄安然谊女为妻的牧师陈汉光指出,他所认识的庄安然,是一名有教无类的教育工作者。“无论有钱的、没钱的、成绩好的、成绩差的,她都用心教导他们,对他们付出爱心。”陈汉光于70年代被调派到协和小学担任副校长,并与庄安然共事。他形容,庄安然一生都奉献给教育,是一位非常称职的校长。“她和庄琼珠校长曾帮助不少学生渡过经济难关,还收学生为谊女谊子,我太太就是她们的其中一名谊女。”他披露,在50和60年代,校内有一座宿舍,两名校长和家人都住在宿舍,他的妻子曾与两人同住过一段时期,受到她们的照顾。爱的教育沟通取代鞭打在上世纪50年代,一般学校都实施“体罚教育”,但站在时代尖端的庄安然却强烈反对体罚,主张“爱的教育”,以沟通代替鞭打。庄以斌指出,在许多人还抱着“不打不成器”的观念,许多华校仍採用“藤鞭教育”和“体罚教育”时,妈妈庄安然力排众议,反对体罚,主张教师以沟通方式了解学生犯错的原因。“碰到问题学生,她会叫他们到校长室,找出问题症结,再一同解决问题。”拒收书商回扣佣金她说,妈妈也是一名廉洁的校长,一些教学器材或参考书商家会开出“回扣佣金”的条件,以吸引校长订货,但妈妈会将权力下放给各科教师,如要买华文课本,就交给华文科教师开会决定,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哪些课本适合学生。“如此一来,校长无需作决定,也不需面对商家,自然就没有贿赂问题了。”二战险遭日军炸死庄以斌说,妈妈的一生很精彩,且为人勇敢,二战时还差点被日军炸死。“妈妈的父亲来自中国,由于热爱中华文化,妈妈小时候就被送回中国接受小学和中学教育。”她披露,妈妈升上中学后,中国爆发内战,日本人也对中国虎视眈眈,外公要妈妈马上回马来亚,但妈妈不肯,继续在中国完成高中学业。槟首支女足球队队员“后来日军入侵中国,妈妈不得不回马来亚。她本来打算搭飞机,但机位满了,她只好乘船,结果,她原本要搭乘的飞机被日军炸毁,她逃过一劫。”她提到,妈妈的兴趣很广泛且特别,喜欢音乐、弹吉他、跳舞、唱歌,也是槟州第一支女足队的队员。“去年是妈妈90虚岁大寿,家人帮她庆生时,她一时兴起唱歌跳舞,逗得大家好开心。”“妈妈从来不管自己的年龄,她七十多岁时,竟想和谊孙一起玩滑板。还有一次她去美国,与谊孙一起到果园玩乐,她爬上蜜桃树採蜜桃,谊孙还拍下她爬树的宝贵照片,结果谊孙被园主骂了一顿。”一旁的庄安然俏皮地说:“果园明明写着水果任採,我就爬上去採啰。”槟教局讚掌校有方对于自己的成就,庄安然披露,她这一生最难忘的经历是马来西亚独立前,槟州教育局局长亲自到协和小学巡视,并讚扬她掌校有方,这句话让她对往后的教学之路更具信心。她指出,那是上世纪50年代的英殖民时期,有一天,一名教员来向她报告:“校长,学校来了两个白人,四处走动,不知要干嘛。”她听后,马上去找这两名英国人,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两人是槟州教育局局长及助理。“教育局局长告诉我,他们此次来巡视,是要了解为何本校的小学六年级会考可取得100%及格率,秘诀是甚幺。我归功于全体教师的悉心教导和学生的努力。”薪资不高仍资助清寒生庄安然谊女之一的朱秀月指出,当年教师的薪水不高,因此庄安然和庄琼珠并非富有人家,但她们很关心来自中下阶层的学生,只要能力可及,她们一定儘量帮忙。“我小时候家境贫困,所幸获得庄安然和庄琼珠校长的关怀与援助。我曾与两名校长和她们收养的孩子同住在协和小学宿舍一段时期,我还成为她们的谊女。”她说,庄安然曾担任她的小学级任老师。中学毕业后,她到师训学院深造,并于1969年被派往协和小学执教,与庄安然共事。郭庭源讚用爱教育学生1978年毕业自协和小学的双溪槟榔区州议员郭庭源说,庄安然的情绪管理很好,不会轻易动怒,且从来不骂学生,无论学生犯了甚幺错,她都会耐心地辅导。他声称,在6年小学生涯中,他从未见过庄安然骂学生。举例来说,上课钟声响了,但还有一些学生没回教室,庄安然看到后总会苦口婆心劝导学生,不会责骂或体罚他们。“记得有一次,一名学生和同学玩耍,不小心受伤,校长知道后没有骂他,而是关心他的伤势,换成其他老师,可能就破口大骂了。”他讚扬庄安然是一位真正付出爱心的教育工作者,是教育界的楷模。庄安然和庄琼珠收养的4名孩子长女:庄以肃(近60岁),退休人士,定居澳洲次女:庄以斌(50岁出头),法庭翻译员,定居澳洲儿子:庄以诺(约50岁),专业人士,定居新加坡幼女:庄以哲(48岁),从商,定居新加坡‧2012.03.19

上一篇:
下一篇: